广州市花都区秀全亚博特塑料制品厂
Guangzhou Huadu Arbote Plastic Products Factory
新闻详情

​韩国书院申遗中国的高层管理者应高度关注 

韩国书院申遗,我们感到不满意的地方是,儒家书院是在中国缘起。那么一千多年以前,应该说我们经常讲中国是儒释道文化,而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体文化、主流文化,在历史上,它(书院)本身代表的是儒家教育的典型形态,不仅仅是在内涵上这么丰富,而且它的数量是非常广的。从唐宋元明清大概一千多年,统计口径不一样,有的说五千多所(指中国书院数量),有的说六千多所,有的说七千多所,至少几千所之多,也就是说几乎每个省份都是数百所、百所以上,特别是那些发达地区。分布这么广的书院,比过去的包括寺庙啊、教堂啊,分布得都要广。另外一个,它时间也要长,一千多年之久,在中国,而且对中国影响也特别巨大。在历史上,可以说宋元明清大量的读书人,特别是很多优秀的读书人,都是在书院受教育,或者在书院讲学。现在我们经常讲到的宋代的宋学,或者明代的阳明心学,包括清代的乾嘉学派,他们都和书院紧密结合在一起。

那么这样一种土生土长、发源于中国的教育制度,承载着儒家教育理念的教育制度,到了明代之后才开始向中国的周边地区传播,传到韩国,也传到日本,也传到新加坡,也传到越南,整个东亚地区。大量的儒家思想就通过书院的形式传播到各个地方去了,所以我一直强调中国是书院的源,但是周边地区也很重要,也是代表儒家文化的一种形态。

所以我们这次所谈到这个申遗的时候,我其实在好些年前就一直关注到这个申遗的问题,我也在几个场合呼吁过,中国应该把书院这样一个群体列入到我们国家文化战略中去。因为东亚儒家文明,中国是核心区,其他像越南、韩国、朝鲜、日本都是边缘地区,当然他们也是代表者,也是有儒家文化。但是核心区本身就有这么多的优秀书院,上千年的书院,白鹿洞啊,嵩阳啊,岳麓啊,这些都是一千年的书院,他们本身就和本地的文化早就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但是没有作为儒家书院这样一个体系列入到世界文化遗产。这一点非常遗憾。我认为,韩国提出来的话一方面是一件好事,就是让大家关注。韩国意识到这件事情了,他们提出来了,重视儒家书院,这是一个好事。

第二,我认为要引起我们国内从事文化遗产的首先是管理者、高层管理者的高度关注。这个事情包括在今年上半年开关于儒家文化遗产保护的规划研讨会上,方案中谈到要把孔庙联合起来申遗,我就说书院更应该作为一个文化遗产来申遗,要联合起来。

我从儒家重视教育这一点上来说,书院是儒家教育的典型形态,其实我也意识到了韩国可能会提出申遗。倒不是因为他们提出来才意识到,在此之前,前几年,我就在各种场合提过申遗的问题。那么后来这两年开始,我听到说韩国要申遗,我当然更着急,我也咨询过相关的文化遗产申遗,那就是我们国家高层有很多的申遗预案在那里,有很多很重要的文化遗传,包括自然遗产,但是根据规定,一年只能申报一个,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一个先后问题,特别是一些文化遗传,尽早列入才有利于尽早保护,也有利于其现代价值的统管。

本文由广州市花都区秀全亚博特塑料制品厂编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